• <tt id="ophkj"></tt>
    <listing id="ophkj"><delect id="ophkj"><del id="ophkj"></del></delect></listing>
    <small id="ophkj"></small>
    <small id="ophkj"></small>

      探尋西部地區地級市數字經濟發展的可行路徑

      2020-12-16  來源:陜西網

      0

      相對于東部發達地區而言,西部地區的地級市普遍具有新興產業發展滯后、傳統產業發展比重大、生態資源和生態資產優勢、政府財力有限、市場主體弱小等特征。因此,當前西部地區地級市的數字經濟發展,需要更多基于發展階段、體現發展特征的措施和辦法,避免陷入全面追趕、全面落后的怪圈。

      56

      一、西部地區地級市發展數字經濟的“變”與“不變”

      針對今年以來的新形勢新變化,我們要準確把握數字經濟發展面臨的歷史機遇、風險挑戰,緊扣高質量發展主題,善于危中尋機、化危為機,抓住關鍵領域和重要環節,依托技術推動、產業帶動,一體化推進政府、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為開創西部地區地級市數字經濟發展新局面奠定基礎、提供遵循?;诖?,我們必須正確認識和處理數字經濟發展中變與不變的辯證關系。

      (一)變:數字經濟發展的外部環境變化明顯。從挑戰看,一方面,逆全球化浪潮不僅余波難消,還可能與全球疫情深度發展引發的新一輪經濟危機相疊加,加深全球經濟衰退。另一方面,我國的人口老齡化特征凸顯,勞動年齡人口的斷崖式下降難以避免,投資回報率下降趨勢短期無法根本扭轉。西部地區地級市推動數字經濟較快發展將面臨巨大挑戰。從機遇看,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突破,數字經濟將在全球迎來新一輪爆發式增長。同時,從國內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的自身發展看,據統計,2019年我國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達到35.8萬億元,占GDP比重達到36.2%,“十四五”信息技術創新和普及應用,必將成為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推動社會提擋升級、構筑競爭新優勢的重要手段。當前及今后一段時間,西部地區地級市要搶抓萬物互聯的時代機遇、后疫情時期數字經濟加速發展的歷史機遇,更加突出拓展“智能+”和大力發展數字經濟。

      (二)不變:數字經濟有效激活相對落后地區的后發優勢明顯。具體包括五個方面。一是數字經濟激活邊際報酬遞增的后發優勢。數字經濟表現出與傳統經濟學相反的邊際收益遞增性,一方面信息網絡把零散而無序的大量資料、數據等,按照使用者的要求進行加工、處理、分析、綜合,從而形成有序的高質量的信息資源,為經濟決策提供科學依據;另一方面信息的使用會帶來不斷增加的報酬。數字經濟的邊際報酬遞增特征意味著后發地區有望通過發展數字經濟實現追趕超越。二是數字經濟激活“去中介化”的后發優勢。后發地區通過發展“去中介化”特征的數字經濟,一方面可以降低企業和消費者的交易成本,另一方面由于大量中小企業和普通消費者可以獲益,后發地區也有望實現更具普惠性、協調性和包容性的增長。三是數字經濟激活重構傳統產業價值鏈產生的后發優勢?;ヂ摼W、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主要通過重構企業內部價值鏈、整合產業內部價值鏈及跨界融合,打造價值網絡來助推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后發地區可通過以上路徑,用數字經濟改造傳統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四是數字經濟激活市場規模的后發優勢。后發地區一般具有人口較多、潛在客戶資源豐富、市場潛力巨大的特點,通過發展數字經濟,客戶資源優勢會通過網絡效應擴大,從而加快后發地區的追趕步伐。五是數字經濟激活信息技術的后發優勢。數字經濟具有“輕資產化”特征,后發地區通過引進信息技術來促進某個產業的發展,往往會對關聯產業產生較大的正外部性,后發地區數字化、信息化比工業化更容易追趕。

      二、西部地區地級市發展數字經濟的思路與對策

      西部地區地級市必須站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點上,放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和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立足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等重大戰略機遇,在深入了解自身數字經濟發展基礎優勢、存在問題的基礎上,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西部地區地級市必須進一步推動數字技術在政府、企業、社會中的融合應用,通過信息化推動創新,提高生產力,創造新的創業和就業機會,改善公共服務,顯著提升廣大人民群眾在網絡空間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使數字經濟的發展,成為西部地區地級市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新發展格局”中的重要引擎。

      為此,西部地區地級市的數字經濟發展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底線思維、增強憂患意識、提高防控能力,切實把社會期盼、群眾智慧、專家意見、基層經驗充分吸收到數字經濟發展中來,確保數字經濟發展真正體現新發展理念和新戰略定位。西部地區地級市必須敏銳抓住數字經濟發展的歷史機遇,積極擁抱數字技術,強調數字技術與城市發展需求的深度融合,科學謀劃事關自身數字經濟長遠發展的重大戰略、重大政策、重大平臺、重大改革、重大項目,進而通過多方協作構建數字經濟發展的生態體系,發揮數字經濟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引領作用。西部地區地級市要搶抓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機遇,加快布局新基建、發展新產業、攻關新技術、培育新業態、增強新動能;要圍繞數字治理、數字服務、數字產業與數字生活,切實做到數據共享、體驗便捷與治理高效。同時,面對紛繁復雜的國際形勢變化和數字化技術的快速發展,數字經濟發展的一端是技術創新、產業發展、城市轉型,另一端是包括網絡安全保障、私權(即民事權利)、用戶保護和公共利益等內容在內的網絡空間治理,這些都是需要我們高度重視和下大功夫解決的。

      三、西部地區地級市發展數字經濟的基本路徑

      西部地區地級市要充分利用數字經濟發展條件,從升級產業、精準扶貧、優化城市、保育生態等方面,設計和踐行數字經濟發展的基本路徑和重大舉措,在推進“數字城市”建設中,有效助推和全面實現西部地區地級市經濟社會的“數字趕超”。

      (一)以產業數字化改造為重點,重塑產業競爭新優勢。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為主體,有步驟、分層次地對所有實體經濟實施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改造,基于行業內供應鏈運維數據收集、運維關鍵業務指標分析和數據驅動決策應用,通過供給質量的提升、供給效率的優化、資源的有效利用、企業運營系統效率的改善和企業競爭力的提升,確保拉長產業鏈、補強創新鏈、提升價值鏈。

      (二)以智慧扶貧為突破,創新數字精準脫貧新模式。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發展生產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的精準扶貧要求,充分利用新一代信息經濟技術和數字經濟場景模式,構建“數字扶貧”的“區域模式”,拓展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新路子。

      (三)以信息惠民為目標,彰顯智慧城市治理新風貌。堅持“分級分類,民生優先,差異定位,智慧整合,逐步落地”的原則,著眼于全局,有效借鑒浙江、廣東、北京等發達省市的智慧城市建設經驗,突出特色,以市場需求為導向,以技術創新為核心,智慧整合,統籌規劃,“對癥下藥”,努力實現城市健康可持續發展。

      (四)以數字生態文明為切入,培育生態經濟發展新優勢。堅持生態環境保護和生態價值提升雙輪驅動原則,推進互聯網與生態文明建設深度融合,加強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以環境大數據建設為重點,以生態要素智能動態監測、智慧環保、廢舊資源便捷回收和交易、生態資源資本化為主攻方向,實現生態保護效率和生態價值“雙提升”,全面改善生態環境質量。(作侯斐 系渭南市委網信辦主任)


      關于我們 |  人員查詢 |  誠聘精英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商務合作 |  最新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京ICP備09012885號
      投稿郵箱:gmjzw@163.com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不代表公民網觀點,
      如有不當或有誤,請聯系本網客服QQ:1943557797,我們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網 www.xtsltg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斗牛app